桐油通栏
您的位置: 跳过导航链接华讯行业网 > 桐油网 > 资讯 > 桐油之家 > 忆起桐油花开时
分类      关键字         高级搜索    如何迅速找到资料?

忆起桐油花开时

网易论坛贵州 长君    2013/1/18 13:49:00    阅读次数:4812    

  桐油花,那少年时代永不褪色的梦,现在回想起来那花还在我的梦中热烈盛开,从寨子旁一直绽放到湘黔边,从家乡一直绽放到我的足迹所至。

  的确,对桐油树的最初印象源于它的花朵,蜜蜂嘤嘤嗡嗡的三四月间,冷风渐渐退却,暖阳之下干活的大人们用背带把小孩固定在脊背上,只见坡沿或者土坎边的桐油树上,巴掌大的绿叶捧出几朵小花来,那白色骨朵连着红色花芯像是某位侗家女的刺绣,春夏之交这些花静静的怒放着,熙熙攘攘宛然要去赶一趟季节的乡场,放眼望去一场五月雪把整座山村装扮一新……

  那固定在背上的孩童看到这花团锦簇的场景,禁不住嚷着要下去,大人们执拗不过只得把他放在桐油树边,他们在一边用薅锄清理庄稼地的杂草,孩童则试图爬上树去摘花朵,还不时唱起奶奶教的童谣,“排排坐,吃果果,果果香,吃干姜,干姜辣,吃枇杷,枇杷苦,吃鸡肚……”

  如今,孩童已经慢慢长大了。

  稍大一点,我们就得每天步行到十几里外的村小去上学,还记得五年级时,全班组织去一个叫岑邵坡的地方春游,那时大家带着锅碗瓢盆朝目的地进发了,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艰难跋涉终于抵达景色秀丽的山坳,漫山遍野的桐油花伴着凉风带来阵阵幽香,花儿开得像大伙的笑容一样灿烂,从山上往下望去一切尽收眼底,那美好景象如同孩提时代一般是多么的纯真。

  岑邵坡就是湘黔的分界了,越过坡那边就到了湖南境内,顺着山梁马路一直往下步行两小时就可到达叫做凉伞的湖南小镇,可惜这么多年来我都没有跨过去一步。后来我曾多次提出与大人们同行去那里赶集,都被他们以路程远给拒绝了,现在想来实在是一大遗憾呀,迄今为止那岑邵坡就是我到过的最东边了,漫山遍野的桐油花构成我对东边的唯一印象,我想终有一天我是要跨过去的,而且还要走到更远的地方去。

  夏季,桐油花落尽,青绿的果便长了出来,至六七月长到橘子那么大也就定型了,那时我们几个小孩会挑一颗长得最结实最圆溜的回家,在屋后伐一株毛竹,用柴刀在竹尾末端一节破开一条缝,把那破开的两半各打一小孔,然后用一根短棍做轴把果实与竹的两个小孔连起来,这样就制成我们那时梦寐以求的独轮小推车了,跑动的时候握着竹柄向前推,溜圆的果实就像车轮一样在地面向前滚动起来,那时候我们这些小孩整天推着这小车在田坎间在马路上疯跑着,在那没有玩具的孩提时代给我们带来无限乐趣。

  当然,说到这果实,它的价值当然远不局限于我们的童趣上面。秋季,那些青绿的果实已然成熟,一个个在风中变成了干枯的黑褐色,这时候我们与大人一道背着背篓或提着竹篮前去,在那一株株桐油树下捡拾掉落的果子,或是爬上树去采摘,回家之后用专门的铁制小工具把里边的种子掏出,那拇指粗的种子越积越多达到一定规模之后,大人们就挑着前去乡场上或卖几个小钱添一些家用,或换回这种子榨出的桐油,当然每次他们都会从乡场上为我们带回那甜酥酥香脆脆的水果糖与饼子糖。桐油的味道可是不好闻的,但桐油却常作为装饰房屋的原料,刚装修的木屋,外墙壁是需要用这桐油涂抹的,涂抹之后经过一段时间墙壁的颜色变得亮红亮红,远远望去就知道那房子住起来一定很舒服。

  的确,对于这类在家乡常见的与我结下深厚友谊的植物,现在除了回忆之外还能做什么呢,这些年随着小学毕业,之后去了坪地读初中,再到天柱民族中学学习,直到现在的大学,离开家的时间是越来越长,与家的距离也越来越远了。

  我想就像这些世代把根扎在老家的桐油树一样,它们依然自由自在的长在山上,它们一生都在奉献自己的力量,作为家乡植物群的一种它们的高尚品格是值得我去学习的。而且我想我最终是要回到那个小山村去的,毕竟一个人的根是在那里,毕竟我们的生命是无论如何也离不开自己的根本。